標題是這次我娘住院我個人最大的心得,雖然我其實也早就知道了。這樣子講可能會被醫院告,但幸好我也沒說我娘是住哪一家醫院。另外,請醫護人員務必原諒,你們是最棒的!特別是我媽媽這次在急診室跟普通病房住院17天,天天都受到護理師(以前稱為護士)非常細心妥善的照顧,讓老娘稱讚不已。而其實不用她稱讚,我們也完全看得出來,這些護理人員真的是天使,從事這樣辛苦、壓力極大的工作,但還能帶著笑容,充滿耐心的幫助病患,真的讓病患及我們這些病患家屬要致上最深的敬意跟謝意。

 

這樣,我的標題在寫什麼小朋友?

 

請瞭解體制整體跟體制裡面的個別角色是兩回事,罵政府不好不表示每個公務人員都不好,罵一家公司不好不表示公司內部每個員工都不好,同樣的罵某品牌的平版電腦不好,也不表示裡面的每個零件都是壞的。

 

這些年來我看了很多檢討西醫醫療,特別是針對大型醫療院所對病患診療問題探討的書籍。例如幾位日本西醫界的良心名醫岡本裕醫師(90%的病自己會好-醫生不會告訴你的事)及進藤誠醫師(癌症別急著開刀)所寫的著作,都再再提及目前日本大型醫療院所如何是病患唯肥羊宰殺,進行許多不必要甚至無效果的檢查及治療的現況。我也很清楚在健保制度的助長之下,台灣醫療體系也經常是如此,因此多年來,我對於西醫的大型醫院是能避就避完全不想上門打交道。

 

但這次避無可避,因為媽媽的心肌梗塞送醫,住進加護病房,讓我過了17天天天上大醫院的日子,在跟代表醫院的醫療人員,特別是主治醫師打交道的過程中,完全印證了這些書中對於現代醫療體制各種問題的描述。

 

標題說醫院是最大的詐騙集團。其實詐騙集團的重點就是用似是而非的說法說到讓你相信,讓你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決定、因為時間很急迫讓你無法查證(詐騙集團是不讓你掛電話),最後做出對方希望你做的決定。以詐騙集團來說,匯款。以醫院來說,更多的檢查、動刀,以及......付款。

 

這次媽媽在加護病房時,主治醫師就來跟家屬說明,現在只是解決肺部積水的問題,但到底為什麼會心臟衰竭到肺部嚴重積水,這必須要做進一步檢查;Fair enough。

 

「該做什麼檢查呢?」我們詢問。

 

「嗯......有兩個選擇啦!你們可以自己參考看看。一個是心導管,一個是電腦斷層掃描。」醫生說。

 

「那醫生您的建議呢?」我們必恭必敬的問。

 

「這......看你們啦!我是都無所謂,看你們決定啦!心導管是健保,如果電腦斷層掃描要自費一萬六。」醫生沒有肯定回答。

 

「電腦斷層掃描是單純拍照檢查,如果用心導管,是伸進去檢查,發現新血管阻塞可以同時治療放支架,對吧!」我用我僅有、不多的對心臟病及心導管的瞭解詢問醫生。

 

「但心導管只能檢查出70%的問題,電腦斷層可以照出90%問題。如果心導管找不出問題,還是要做電腦斷。」醫生說。

 

「但電腦斷層如果找到的問題是心血管阻塞,就還是得用心導管治療,對吧!」我問。

 

「原則上對,但所以說各有利弊讓你們自己選擇嘛!」醫生回答。

 

「謝謝醫生,那我們家人討論看看。」我說。

 

這時媽媽在加護病房,不管做心導管或做電腦斷層都要等出了加護病房以後,所以我們有幾天的時間可以討論。我們三兄妹也認真的討論了。一開始我這個大哥主導了討論;我說,以我對媽媽的瞭解,她身體狀況一向健壯如牛,心臟本身衰竭的機率不大,我覺得極可能是心血管阻塞造成供血不足,所以我建議直接做心導管,檢查兼治療,不用多去做自費的心臟電腦斷層。兩個妹妹一開始也同意了這個說法,所以下一次加護病房探視時間,又碰到主治醫師,並且詢問我們選擇哪一種檢查,我就回覆說:「我們決定做心導管。」

 

「為什麼不做電腦斷層?」主治醫師表情有點詫異的問。

 

我說:「我們猜測心血管阻塞的機率很大,如果做電腦斷層結果果真如此,還不是要做心導管,那不如一開始就做心導管啊!」

 

「嗯......我不這麼認為!」(蛤?那當初問你有沒有建議你為什麼不說,只說要我們家屬自己決定?)「但如果你們決定這樣好就這樣子吧!......但我不這麼認為......」醫師最後的聲音像是自言自語。

 

兩天後媽媽好轉終於離開住了5天的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在病房陪伴時再碰到主治醫生,他又問說那你們決定呢?我說:「心導管啊!」(心想,啊你有健忘症啊?)

 

醫生這次說:「可是心導管你們也要自費。」(瞎密?上次不是說健保給付,怎麼變成要自費?)「因為你現在症狀好了,入院緊急的狀況已經緩解,沒有急迫性了,所以如果要做心導管,因為沒有急迫性,所以你們要自費。」又說:「就好像這次入院醫療花費已經有300塊,但健保只給付我們醫院50塊,所以我們不可能再幫你做心導管,這樣不對嘛!......你懂嗎?......已經花了300,但醫院從健保只會拿到50,所以你們這次不能做心導管。」「除非你們出院,然後回來檢查,心導管出院後再回來做,變成下一次診療,那就可以。這次住院做,因為健保只會付我們50,所以不行了。」

 

好複雜的健保議題。

 

「所以如果出院前要順便檢查,做心導管或電腦斷層都要我們自費?」我問。

 

「是的,因為健保只給付50塊......但你們都住得起這種病房(是的,為了怕打呼聲超大的我媽不要吵到別人,我們選擇多花一點錢住單人病房),住個幾天就超過電腦斷層的錢了......」醫師繼續咕噥。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因為我們住得起這種病房,我們就應該花那電腦斷層的錢嗎?這不是花不花得起,這是有沒有必要好不好!特別是電腦斷層相關的問題例如輻射劑量我也看了一些報導,我是覺得能別照就儘量別照啊!


 

隔天一早醫生查房,半夜跟早上是我兩個妹妹輪流在病房陪我媽媽,我負責上午10點到晚上9點左右,所以當時我不在。根據轉述,醫生再度開始建議我娘應該要做電腦斷層比較好,看得比較仔細,比較能夠找到病因等等(前面告訴我心導管可以找到70%,電腦斷層可以找到90%,差20%我覺得還行啊!)。我的兩個妹妹開始動搖了,醫生都這麼說了,而且一萬六我們又不是花不起,還是聽醫生的話比較好吧!但我還是持反對態度,我太瞭解這些大醫院了,買了這麼昂貴的機器,就是要多些病患來當分攤機器成本的分母不是嗎?而且我還是那個想法,我覺得媽媽是心血管阻塞的機率很高,橫豎是要做心導管的,我覺得直接做就可以。當然,如果沒辦法,就真的如醫師所說出院後再回診檢查做心導管即可。

 

再隔天,醫生又來,又是我不在的時候,又是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建議:「電腦斷層掃描比較清楚啦!出院前弄清楚狀況知道病因,不是比較好嗎?這樣才不會帶著不安回家啊!」

 

精神比較恢復的媽媽被醫生連說兩天,想了一個晚上無法成眠。第三天一早媽媽跟小妹在病房,媽媽自己做了決定,簽名同意做電腦斷層掃描。

 

知道媽媽決定後我就沒再說話了,事以至此多說也無用。再隔天上午,媽媽被推進去做了電腦斷層掃描。

 

當天下午醫師來說明斷層掃描的檢查結果,我跟我媽到護理站看著電腦螢幕一邊聽他解釋:「你們看,三條血管塞了2.5條,只剩下半條有通,所以心臟供血不足。」

 

「其他有問題嗎?」我問。

 

「其他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醫師回答,看著螢幕沒有看我。

 

「那麼請問是必須要做心導管放支架嗎?」我再問。

 

「是的,按照你們這個情況,可能這兩條血管要放4到5支支架......」「但這個心導管手術可以不用自費了,因為你們做了電腦斷層掃描,現在有了新的證據,證明需要做心導管,所以這項手術就可以這次出院前做,而且納入健保給付......」(這是鬼打牆嗎?)


 

醫師繼續說明,「但是支架有兩種,一種是沒有塗藥的,一種是有塗藥的。你們要選擇哪一種?」(又來了,繼心導管及電腦斷層掃描之後的新課題......)

 

「請問有什麼差別呢?」

 

「沒有塗藥的一年內血管再發生阻塞的機率大約3成,有塗藥的,一年內阻塞的機率大約1成。」「但是有塗藥的必須終身服用阿斯匹靈等藥物,你媽媽有胃潰瘍,可能對胃比較不好。」醫生說。「再來有塗藥的比起沒有塗藥的,每一支支架大概要自費多出6-7萬元。」「有塗藥沒有塗藥,都可以啦!這由你們自己決定吧!」

 

OK,每根支架多6-7萬,有可能要放置4-5根支架。這次差別不是1萬6,差別可能高達35萬最多(如果5根支架每根有塗藥多7萬的話)。

 

住院就是無盡的這類選擇,其實還有「出院後要不要購買遠距照護」這類相對就比較小case的選擇,但again-我們的主治醫師說:「反正你們住這種病房,一個晚上就可以付一個月的遠距照護費用了。」

 

Yes, he actually said that! Unbelievable!

 

所以繼電腦斷層掃描決斷之後,現在又陷入支架塗藥不塗藥的大難題了。

 

來探病的無良親友,還沒聽清楚就說:「當然要塗藥啊!當然要用最好的!我以前在美國做過心導管,也是有塗藥的。」

 

「是,可是要放4-5根,每根支架自費費用差6-7萬喔!」這位歐巴桑頓時安靜了下來,「喔!我在美國通通是保險給付的......」

 

說到保險給付,其實我有一種感覺,健保給付的多半就是治療上基本必須並且證實有效的;健保不給付的,病人必須要自費的,應該就是健保局專家們審核覺得不是絕對必要的「額外」醫療。但醫院卻經常要推病患買單這些額外醫療,而在資訊不對等而時間又不是太充裕的情況下,病患經常會被醫生怎麼說就怎麼做,否則感覺好像我們不愛我們的家人,不孝順我們的父母,怎麼連這點錢都不願意花,父母的健康最重要不是嗎?

 

但問題是,這些治療這些檢查這些花費真的有必要嗎?

 

大醫院是個龐大的帝國,要養活好多人(而且還能夠賺很多很多錢),關鍵就在於病人進到醫院真的多半是任憑宰割。趁病人病痛軟弱對於醫療又不是非常瞭解時,開口的建議多半照單全收。我們的主治醫師其實不完全push我們,他都說「你們看看」、「你們自己決定」。但卻又在我們決定(如果不合他的意)之後,持續明示暗示「其實這樣子比較好啦!」「這其實沒差多少錢啦!」(「這個病房住幾天就是這個錢了」,這一句我最感冒,再說一次)

 

幸好最後替媽媽做心導管檢查跟放支架的不是我們的主治醫師而是另外一位醫師,他是心臟內科的主任。手術前手術中手術後的說明清楚而詳盡,完全不拖泥帶水,讓我們聽得很清楚又容易判斷。最XX的,是他說心導管做到一半發現,實際狀況跟電腦斷層顯示的相當的出入,所以必須要臨場緊急做一些改變調整。

 

是啊!電腦斷層掃描只是照相檢查,跟心導管實際進到血管裡面看到的不能相比啊!為什麼一直要逼我們做那電腦斷層?

 

有人說,因為大家都有做啊!我們誰誰誰心臟病住院也有做。但是不是別人有做我們就一定要做?

 

支架也是如此,別人都自費塗藥我們就一定要塗藥?花這筆錢讓30%可能會阻塞降到10%是值得的?

 

我其實跟媽媽講,重點不是支架塗藥不塗藥,重點是你之後飲食習慣能不能有些改變?能不能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西醫認為嚴重阻塞的心血管就除了支架、繞道手術以外沒有解決之法,但其實中醫不這麼認為。人體是有自癒能力的,只要我們努力,有所改變,就連阻塞的心血管也可能恢復的,更別擔心加裝支架後的問題。反之,如果飲食生活作息不改變,身體不能夠養血氣養好,那麼就算用塗藥的支架又如何?也不能確保血管其他部分不再阻塞啊!


 

這位主任在做支架前他對著我跟妹妹直接了當說,「選擇塗藥跟不塗藥都可以,其實沒有太大差別。而且你媽媽有胃潰瘍......」OK,clear enough,所以我們當下決定,那麼不塗藥。這位主任也立刻說:「沒問題,那就這樣。」

 

但是支架做完住院恢復時,主治醫師查房時又說:「你們選擇不塗藥喔!現在很少人會選擇不塗藥的啦!我是比較不建議啦!......」我已經翻白眼了,當時你都說你們自己選擇啊!怎麼每次都要我們選擇之後才說他不這麼認為?幸好這次我已經不受影響,因為我相信負責心導管手術的主任醫師所說的,對這位主治醫師,我只有笑笑聽聽就好。出院後,我就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最後,還是要感謝醫院跟盡心的醫護人員從急診到一般病房一路看護,讓我娘從危急到恢復,能夠順利自己走路回家。這篇PO文的主題其實也是半開玩笑,但我也呼籲所有人,面對醫院跟醫師的要求,不論檢查或自費做什麼或吃什麼藥物,不必照單全收;時間允許的話,多問多聽然後審慎判斷(當然,壞就壞在急症時常常需要立刻做決定,根本沒有辦法多問多聽......)。健保給付的多半就是核心必要的治療,健保給付以外的,我真的覺得可以看情況不盡然需要。不然每次住個院,真的會花很多冤枉錢,做很多不見得必要的自費檢查,吃不見得需要的藥物,折騰的還是自己的身體跟荷包。

 

最重要的是,所有人應該要建立一個觀念;寧願把錢花在運動、花在健身、花在保養、花在吃對的東西、花在買書吸收一些醫療知識等,讓自己身體能夠健健康康,不要住進醫院才是做好的事情。預防重於治療,這句話當然是老生常談,但從政府的國民健康政策到個人的自己養生照護,我深切感受到,所有人能夠活得健康不要生病不要進醫院,這才是最值得也重要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