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jpg

 

今天踏進電視台的電梯,另一個人走進來,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兩個人心裡大概浮現出同樣一句話:「怎麼又是你?」

 

昨天下午進電梯時碰到這位仁兄,那是民間郵遞公司的送件人員,一位大約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當時我先進電梯,他隨後進來,我按了八樓,他看了我一眼,突然按住「開」的按鍵問我一個問題:「你要去八樓?那你可以幫我把這件快遞送上去嗎?」我有一點驚訝,這樣的事情倒是第一次碰到。

如果他是固定送同一個路線跟某家公司的員工都熟了,認識我是這個公司的人,那麼或許這個請託無可厚非;但他明明不認識我而我也不認識他,怎麼敢將別人託送的物件交給我這個陌生人拿上去?

我回答他說:「什麼?可以這樣子喔?」他說:「你是XX公司的人嗎?」(八樓有兩個承租戶,他提的是電視台對面的那家公司,我當然從來沒進去過)我說:「不是,我是另外一邊的。」這時後他才放棄要拜託我送上去的企圖,手放開電梯的「開」按鍵,讓電梯升上去。八樓到了我們走出來,他左轉我右轉,結束這次電梯的遭遇。

 

沒想到隔一天我再來播球賽,在不同的時段,兩個人又一前一後地走進電梯。四目相交之後,兩個人的電梯只有八樓的按鈕亮,所以我們彼此都應該知道是昨天的同一人,但也沒有再說話,就這樣默默地到八樓,出電梯後照樣是他左轉我右轉。

 

我還是覺得昨天他的拜託有虧職守不太應該;但是換個角度想一想,說不定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和善很值得信賴吧!哈哈,如果是那樣,那應該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不然就是,快遞物件的內容他覺得實在太不重要了丟了也沒有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的頭像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