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12.jpg

昨天晚上快11點到了電視台,進了錄音間,沒多久倒數開始,11點整,螢幕進入Live 畫面,接著,我應該要開始說我習慣的台詞了:「各位觀眾各位喜歡網球的球迷朋友,歡迎收看由博斯網球台為您帶來的2018年辛辛那提大師賽現場實況轉播......」。BTW,這是接這份工作四年多來慢慢摸索出來習慣的開場白,我多半播網球,如果播排球或籃球或桌球,就把句子裡面的網球改成以上的運動項目,另外注意一下這節目在博斯的哪一台播出;博斯在MOD的臺好多啊!我會播到在網球台、運動網、魅力台等等的比賽,要小心不要出錯。

 

但是回到昨天晚上的開場,按下播音鍵之後,我開始說:「各位觀眾......」的同時,我突然發覺聲音發不出來,啞啞的,好像悶在喉嚨裡,一句話無法說完。我按掉播音鍵用力地咳嗽,再試試看發音,嗓音還是不開聲音還是發不出去。我開始有點緊張了,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沒有感冒啊!前幾天都沒有轉播嗓子不累啊!但怎麼就是發不出正常的聲音呢?

 

就這樣子開始冒冷汗的試了一兩分鐘,聲音漸漸好轉一點,球員也進場準備開始熱身了。我再度按下播音鍵,用有點怪怪還沒有全開聽起來不像我的聲音開始講話,大約過了五分鐘,嗓音終於完全恢復,我開始能夠用正常的聲音播報,清晨四點結束了這一天的工作。

 

在沁涼的夜色中我騎車回家,腳踏車滑行在無人的道路上,腦袋裡回憶今天一開始的狀況,我不禁思想,如果真的一直發不出聲音,那今天的轉播到底該怎麼辦?

更嚴重一點,如果真的一直發不出聲音,那我接下來的工作該怎麼辦?甚至,我的人生該怎麼辦?

 

這幾年轉播工作做得悠遊愉快,覺得這是一份工作內容開心,收入也不錯足以養家活口,可以一直做下去(如果收視觀眾不嫌棄電視台沒要把我換掉的話)的工作。但今天的嗓音發生問題,讓我突然驚覺,不要將一切想得那麼簡單那麼理所當然;是啊我喜歡這份工作想繼續做這份工作,但如果嗓子發生問題,瞬間我就會失去這份工作。

不只是嗓音,其實認真想一想,還有其他身體狀況都可以讓我再也不能轉播了。曾經一年多前我在播報中眼睛出了問題,突然覺得視線模糊,好像有週邊是鋸齒狀的一個模糊區塊出現在視野中,讓我有一眼看不清螢幕看不清電腦畫面上的資料。當時我也是嚇壞了,瞇著右眼用單眼轉播,然後用力閉眼讓左眼休息,按摩眼睛周圍的穴道,經過一段時間,勢力慢慢恢復,模糊區塊終於消失。從那之後,我開始買葉黃素膠囊來吃,想到就按摩眼睛周圍的穴道保養一番,到現在眼睛沒有再出現過問題。

但是我很清楚,除了嗓子以外,如果眼睛發生問題,那我可能就再也不能轉播了。

還有嗎?當然還有。

我也曾經痛風發作痛到幾乎無法專注在轉播上;我也曾經感冒虛弱到必須請假無法去轉播,這些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

 

還沒有發生過的我想想:

如果我耳朵出了問題聽不到,那我當然再也不能轉播了。

如果我手指頭運用發生問題,無法使用電腦查詢跟寫下資料,那我當然再也不能轉播了。

如果我行動發生問題無法自理開車或騎車到電視台,那我當然再也不能轉播了。

如果我腸胃出了狀況,必須常常跑廁所無法久坐,那我可能也不能轉播了。

如果我情緒發生問題,就如同幾年前曾經頻臨的憂鬱纏身,那我可能也不能轉播了。

如果我癌症再度復發,身體狀況急劇下降,那我當然也不能轉播了。

 

隨便想想,每週接到工作,在家整理資料,比賽前開車或騎車到電視台去,時間到開始講話,播完球賽回家,這現在看似再熟悉不過工作模式,其實一切都需要我身體跟心理健健康康的配合,身體上只要出個什麼狀況,很可能這份工作就無法持續下去,而我的人生就要面臨劇烈的改變。

 

人生的一切真的不是都理所當然的,要為每天能夠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健健康康用力地感謝上帝,並祈求上帝繼續保守,不要讓我們遇見超過我們所能夠承受的。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詩篇91篇14-16節)

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篇90篇14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的頭像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