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6130.jpg

 

 

我的部落格PO文一般來說不太會談論時事新聞(特別是政治話題);倒也不是我沒在看新聞不關心時事,只是台灣新聞環境太神奇,一些莫名其妙沒營養的新聞也可以被媒體大篇幅長時間的報導,然後網路上義憤填膺,專家、學者、很懂及不很懂的網友意見感想一大堆。

台灣新聞記者的水準是有目共睹的低;OK,或許不是全部的記者啦!不然我會罵到自己的家人;但很多記者真必須是不可思議的低能才有辦法做出那樣讓人每天看每天罵的新聞。但是觀眾(包括我)的水準可能又比新聞記者更低個三成,不然幹嘛每天罵還每天看?又因為觀眾很多沒有判斷力卻又很容易自以為正義感上身但其實是蠢血衝腦,所以新聞記者總可以輕易地帶風向;在現在人人手機平板及NB隨時可發言的時代,一堆情緒性的發言經常隨著新聞報導出現後瞬間充斥網路空間,無從討論也無從辯駁。然後原本帶風向的媒體記者再根據這些網路的反應可以再做幾則新聞,針對自己挖的井繼續落井下石。

 

有時候記者也不是有心,有時候網民也不是有意,但對於事件中不是很熟悉的對象,憑藉斷章取義的幾句話,鋪天蓋地謾罵或嘲諷瞬間而至。「被發言」的當事人,如果他是金剛不壞之身唾面自乾還能越戰越勇的蔡正元之流也就算了,但如果他個性比較柔軟,對於這些經意或不經意的發言會在意的話,可能會受傷很久一段時間。

 

但好幾次我看到,那些一面倒被罵翻的對象,不論是廠商店家、開車的司機、還是政府官員,經常在更多資料曝光之後,發覺原來是冤枉的,大家原來罵錯了。原來檢舉的消費者根本是有糾紛的關係人,原來被撞傷的才是違規在先者,原來罵得好兇的立法委員其實是在幫利益團體撐腰。但是台灣的新聞經常只看一面之詞,經常只有剪接過之後的簡單畫面只有幾句話,那些義正嚴詞自以為替天行道或者只求新聞聳動的記者及在鍵盤上隨便酸幾句婊幾句的網民根本不在意你的受傷,草率發稿發文之後注意力早已經又轉到其他更新的「新聞」事件去了。

 

這些常常自以為是現代包青天的記者及網民,其實多半只是羅織入罪寧可錯殺不經深入查證先辦再說的東廠太監罷了。

 

前一陣子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前統一超商總經理、現任全聯福利中心總裁的徐重仁先生的「失言」風波。我看到了徐總裁「失言」的新聞片段,也稍稍(但不忍的)看了年輕一輩網友的攻訐,當然也看到徐總裁後來的道歉文。這裡面牽扯到的公關操作、危機處理、世代隔閡、台灣薪資的停滯問題等等,已經有太多人討論過了。但我所要寫的,是我所認識的徐總裁。

 

除了運動賽事以外,大部分的新聞,我不會表示意見,因為我不在場,不認識當事人,不夠專業,或是對於前因後果沒有花時間深入了解,貿然發言只是自曝其短。畢竟很多事情,特別是國家政策、重大施政建設、企業經營上的判斷措施等,都不是當下可以確定對錯,而是要在幾年甚至十幾年之後再回頭來評斷釐清的。但是徐總裁,我的確是認識好一段時間的。

 

 

2000年到2004年我在統一星巴克上班,任職於經營企劃課。主要的職責之一,就是處理母企業的需求。而統一星巴克的三個出資股東(母企業),就是統一超商、統一企業、以及美國的星巴克咖啡公司。

 

這當中很有趣的,是這三個母企業三種完全不同的企業文化。統一超商完全是引進日本7-11的營運經營模式,當時的總經理徐重仁先生自己也是留日的,所以統一超商整個是很日系的經營風格,包括對員工的幾乎終身雇用及總是包容。

 

而總部在台南的統一企業,雖然是統一超商的母公司,但是fu與統一超商卻截然不同,簡單來講,就是一個很「台」的企業。但是對「台」這個字,我覺得並不是不好的批評,只是台籍企業特有的營運模式,包括家長式的領導、兄弟般彼此照顧的義氣、以及走進在台南縣永康統一企業總部時的全台語環境。

 

而我跟美國星巴克打交道的經驗,則讓我深深了解美式企業文化,他們的國際經營管理觀念、成功模式的不斷複製能力、著重數字導向、人員流動快速(跳槽來跳槽去讓人目不暇給,總覺得窗口怎麼老是在換人?)、以及在合約談判時的注重一字一句錙銖必較的律師性格(好啦!根本就是派律師來談的其實)。

 

每季一次我們會召開董事會,所有的董事成員都會出席,包括統一超商、統一企業、美國星巴克的代表們都會到場。我要準備中英文的董事會報告資料、製作ppt投影檔案、佈置會議場地、預定用餐餐廳及菜色、座位席次安排、給董事們小禮物等等。從事先的彩排、各項問題的模擬、如何呈現做好的一面讓老闆好過關等等,就是我的工作啦!

這四年當中,身為統一星巴克董事的徐重仁總經理(我們都稱呼他為「大徐總」,因為星巴克總經理也姓徐,他就是「小徐總」)每次董事會都會到場,加上董事會之後的用餐,以及其他星巴克貴賓來訪的會議及用餐場合,我也算是有不少跟他碰面的機會。我要強調的是,我跟大徐總這些近距離接觸的機會,讓我能好好觀察認識他。而我得到的答案,跟幾乎所有在統一超商及關係企業工作的人應該都是一樣的,you just can’t find a better person!

 

真的真的,在我整個職涯中,從來沒有見過像這樣子有氣度、有包容力、讓人感覺是真心關心你、讓人真心喜愛尊敬的老闆。

 

跟無數統一超商的員工聊天,老朋友間 off record,彼此信任,完全不需隱瞞地放開心胸聊天,但就是幾乎沒有人對大徐總會有什麼怨言抱怨,就算是私底下,人人對於大徐總都是充滿尊敬,以能夠為他工作為榮。在這個人人抱怨老闆的社會中,這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徐重仁總經理那種人望,是我在待過及聽過的任何企業裡面無可比擬的。而這是長年以來一點一滴地累積,是你跟他共事或者同桌、或者從他子弟兵身上聽聞得到的印象所堆疊出來,毫無勉強、自然而然。

 

但因為人望太高,卻讓競爭其位的人如芒刺在背,到最後大徐總裸退離開統一超商。但他完全沒有一句怨言,沒有對任何人發出不平,台灣流通業之父,一手打造出7-11王國的推手就這樣安安靜靜,連跟部屬道別的機會都沒有,沒有表揚沒有尊榮沒有安排任何酬庸職,一併辭去集團子公司所有職位或董事缺的低調離開統一超商。

 

逼退他的人放話說大徐總在7-11「造神」,意思是他利用統一超商來塑造自己的形象人望。哈哈哈!想要造神,也要有經營績效、有人和、讓大家服氣,不是想造神就可以造得出來的。重點是,你如果跟大徐總面對面打過交道,就知道他不需要造神,身為7-11的總經理,但他個性之謙和,對部屬的體貼體諒讓人自然而然地喜歡跟尊敬他。

 

網路上的攻訐者批評(甚至辱罵)大徐總,說7-11廣泛使用時薪工讀生,是造就台灣年輕世代低薪的元兇。姑且不論超商店員原本就是一個不需專業技能或經驗的entry level工作(對不起,工作應該很辛苦,但實話實說,就是entry level),我在統一星巴克總部以及統一超商總部同事朋友一堆,大家薪水都不高也是事實(不然我當初也不會離職);但經營營利事業,特別是股票上市的企業本來就是一件高難度的工作。任職總經理聽起來很威風,但其實還是一個受雇者,一天到晚要面對董事會以及股東大會的「賺錢賺錢賺更多錢、目標調高調高再更高」的要求,並不是我們想像的他想幫員工加薪就可以調薪那種狀況。老闆及股東找你來是要你幫公司(幫他們)賺錢的,不是來解決社會薪資過低的問題或做慈善事業的。如果你獨資開一家店,自己當老闆,你會有權利給比較高的薪水來幫助年輕人(但你會不會如此做?等你當老闆就知道......);但專業經理人對於公司內部人員薪資結構的問題,多數時候是無能為力的。

 

所以十多年前我選擇離開工作了四年的統一星巴克,其實我非常喜歡這裡的環境及這個品牌,就坦白講就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待遇而進到外商公司上班。離職半年多之後,有一個星巴克的前同事結婚,我出席了喜宴。當時還在統一超商的大徐總也到場,理所當然地坐在主桌,離我的座位非常遙遠。我沒有過去致意,心想,我都已經(為了錢......)離職了,而且我只是統一超商的子公司統一星巴克的一個已經離職的前員工,再small不過的potato了,哪有資格去跟大徐總哈拉啊?他還記不記得我都不知道了。

 

到了喜宴即將結束之際,我起身跟大家打招呼準備離開,遠遠地看到大徐總也起身離席。他走向門口一路跟大家打招呼(那個場子當然沒有人不認識他的),但突然之間,他眼角似乎掃向我們這桌,然後出乎意料之外的,他轉彎走了過來。

 

大徐總不偏不倚地走到我的身前,面對瞠目結舌有點不知所措的我,親切的詢問:「Andy啊!現在在哪裡上班啊?」(哇!他竟然知道我離職耶!我當時又沒有向他報告)「最近身體還好嗎?」(天啊!他還記得我曾經生過病耶!我都要掉眼淚了......)

 

為人如此的大徐總,如何不讓人永遠記得滿心愛戴。

 

我看到新聞裡大徐總受訪時說「現在的年輕人比較愛花錢」,坦白講,我不知道這句話有什麼大錯?卡提諾狂新聞編輯第一名的94狂用的是大徐總說的:「你努力工作,你的老闆會看見」這句話。坦白講,我的感覺是一半一半。如果老闆指的是大公司如鴻海如台塑的最高階總裁之類的,而你是個低階職員,你再怎麼努力可能老闆永遠也不會看見。但如果老闆指的就是直屬長官,你努力他怎麼可能看不見?他如果都看不見,那表示你的自我present能力很差吧!或者表示你努力的方向都不是老闆要的。

 

但是,就算老闆(大老闆或小老闆都一樣)看見你的努力,答案是你也不見得能夠得到(你滿意的)加薪或升遷,因為會牽涉到其他內部(公司不賺錢或者主管缺早已經被一堆人擠滿,你很努力但別人比你更努力等等)或外在因素(集團整體不賺錢那麼賺錢的子公司也不能加薪,或者產業整體在走下坡或外移,企業對於成本的增加變得更加小心翼翼)。這裡大徐總的說法或許我們這些上班族從過去的經驗不見得認同,卡提諾狂新聞所提出的也就是一個諷刺;低階小員工面對這種鼓勵的話心裡那種「你哪知道我們的苦?」「這種事情哪一年才會發生啊?發生機率比中樂透還低吧!」的感受的確會一股腦地傾洩而出。

 

但網路文化的特色就是,這種傾洩很容易變成負面的謾罵,把一位對產業有相當貢獻,受人尊敬的謙謙長者惡意嘲諷罵到一文不值一無是處十惡不赦。

 

幸好我看到也有相當不少人,可能跟我一樣有跟大徐總接觸過的經驗,自動自發地跳出來,用文字來說出我們對於這位長者的敬意及不捨。對我來說,全聯福利中心在這事件中業績會變得如何一點不重要,年輕人是不是愛花錢的辯證一點不重要,老闆看不看得到我的努力也不是我的焦點;重點是,徐重仁先生其實就是一個這麼好的人,只要你曾經跟他實際接觸共事過。

 

 

 

主圖是週一到宜蘭傳藝中心拍的照片,這也是大徐總當年在統一超商開拓的,現在由全聯福利中心標下來接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