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70x425.jpg

 

3月6日上午去參加二舅的火化禮拜,下午則是在濟南教會舉行了告別追思禮拜。二舅是我媽媽的二哥,因為祖父母都早逝,年紀相差很多的大舅也比較早過世,所以大我媽媽15歲的二舅從他30歲開始,就與二舅媽一肩扛起照顧四個年幼弟妹的責任。對我媽媽來說,二舅就是她娘家的代表,唯一的長輩。

 

對我們這一代的小朋友來說,小時候其實非常喜歡在過年或暑假跟媽媽回台南娘家探視二舅。一開始的吸引力是二舅所居住的那間日式平房宿舍;真正是日本式建築,架高起來防潮濕,室內都是榻榻米,木頭貼上和紙的拉門,還有種了不少植物的前後庭院。晚上連同表哥們一堆小孩子就排排睡在客廳的榻榻米上,好口才的表哥會說故事給我們聽。一切對於我們住在台北公寓房子的小孩子來說,都太有趣太有吸引力了。

 

後來,陪媽媽回娘家的吸引力再升級;因為二舅從公職退休後,就利用這間宿舍後院經營了一家台式冰果店。天啊!那真是我這個愛吃甜食的小朋友的天堂。我非常樂意當免費童工在店裡幫忙,收碗盤洗碗都好。但最棒的就是學會調製冰品!四果冰、紅豆牛奶冰、還有月見冰(知道「月見」是什麼嗎?)。到後來二舅也允許我幫客人製作冰品了!拿著盤子從櫃子裡盛上四果(果乾蜜餞)、或者是綿密的紅豆、或是我最愛的布丁;然後從冰櫃拿出透明方形的冰塊,放到剉冰機上固定好,盤子擺在下方,按開關開始剉冰。等細綿綿的冰蓋滿盤子,澆上糖水,最後再淋上一些煉乳,天啊!台灣的挫冰實在太好吃太好吃了。

 

在處理完客人的需求之後,如果遇到生意清淡的時間,那就是我自己吃冰的大好時機了!但問題是我可以開口要吃幾盤?第一盤絕對沒問題,很自在的自己去做。但第二盤呢?才幫忙沒幾分鐘就又想吃了。暑假台南天氣那麼熱,其實我一個下午吃個四、五盤挫冰絕對沒有問題的。所以兩盤之間應該間隔多久、又如何利用媽媽不在時(不然她一定會不好意思而阻止)跟二舅開口說我又想吃冰了,是我童年時期印象非常深刻的人生大難題。

 

之後我長大一些,就比較少有陪媽媽回娘家這種事情了。然後隔幾年,二舅的年紀大了,四個表哥表姐也都長大成人各自有工作,就將冰果室收起來了。幾年前那片位於永福路的宿舍也在台南市政府都市計劃下拆除,現在就是一片平地。

 

 

這是去年去台南,經過二舅老家拍的照片,小時候,在這裡有很棒的回憶,當年的冰果室,現在只剩一片空地。

IMAG1244.jpg

 

而就在二舅老家舊址的前面的人行道上,我看到了這塊牌子:

IMAG1247.jpg

 

牌子上面寫的「台南刑務所宿舍群」指的就是包含二舅房子的那一片宿舍,台南刑務所就是後來的台南監獄,也是二舅公職期間服務的地方。

 

牌子上寫說這些挖掘出來的紅磚結構物,可能有近百年的歷史。而二舅今年過世,享年96歲。或許這些紅磚結構就是在他出生左右鋪設的,但後來其他設施覆蓋其上,可能連住在上面居住了超過半世紀的二舅都不知道原來住家下面的土地埋了這些現在已經成為古蹟的紅磚。

 

 

而今天在兩場禮拜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牧師提到二舅在人生的後期,一心希望能夠「安然過世、含笑歸天」。很多人在生前會忌諱談死亡這個議題,但基督徒對於這個議題一項比較開放願意討論;首先是「安然過世」,我想這是所有人都期盼的。人都有一死,但希望是「壽終正寢」。

 

壽終:活得長壽健康有福氣,到生命終了時親友都能夠平靜接受,自己也安然接受要離世,親友也安然接受年長者的離去。

 

正寢:最好是在睡夢中無病無痛的自然過世,特別是不要在醫院進行沒必要的插管或搶救,那對一個即將平安離世的老年人實在是極多餘、不需要也不尊重的。

 

舅舅活到96歲了,他一直很注重保養,所以到高齡仍然相對健康。一直到近幾年才比較衰弱必須坐輪椅。上個月在睡夢中血壓下降,送醫後我想應該是安然過世。

 

至於「含笑歸天」,這裡面就牽涉到比較宗教性及個人性的。在下午告別式上贈送給親友的「清泉湧流」文集,裡面寫到二舅年輕時信仰未定,但篤信基督教的外祖母不斷的告訴二舅,基督徒何等有福氣,就是死亡也不畏懼,因為會得到天使迎接,平安歸回天家,所以死後面貌都很安詳。原本二舅以為是無稽之談,但結果外祖母過世的時候,二舅親眼見到母親死時帶著笑容,死後的面容一直到第二天都栩栩如生彷彿含笑歸去。這樣的過程讓二舅感動不已,對基督教的信仰因此轉為熱誠。同時也因為這樣,在他老年時念念不忘,希望自己能夠跟母親一樣「含笑而終」。而根據表哥所說,二舅過世前一天晚上還正常吃飯看電視,最後在睡夢中平靜安穩的安然離世,含笑歸天,到天國永享福樂。

 

我身為基督徒,年過半百,又曾經遭逢過兩次大病,對於「安然過世、含笑歸天」這樣的說法同樣也是嚮往的。我們知道死後去哪裡,並不畏懼死亡。但是一來希望能夠活到適當的歲數,不是讓人太過傷感的過早離開;二來也的確有點害怕死前受到太長時間病痛的折騰跟痛苦。如果能夠長壽健康、無病無痛、最後時日滿足,沒有牽掛的離去,那會是何等的福氣。

 

當然二舅以身作則給我們這些晚輩看,他自幼體弱多病,加上父母及兄長早逝,一直也擔心自己壽命能夠到達多久。但後來他勤於保養,中老年後每天都花時間自己按摩、做適當的運動,最後活到高齡96歲。

 

96歲高齡的人別世,在告別式上大家溫韾的看他的照片及影片,思想自己過去與他的交集,閱讀追思文集,看到裡面多年前的照片,我也有出現,當時小時候的呆樣,現在看了不禁莞爾。典禮結束,沒有悲傷的眼淚,只有淡淡的感傷,一代又一代的別世,我們遲早是接棒下一代。

 

 

二舅全家、小阿姨、跟我爸媽及我的合照,我就是照片裡面最小的嬰兒

16805206_1585798784771290_1444701918_o.jpg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