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前同事汪Sir今天在中山北路的雙連教會舉行告別式。我本來就是在長老教會中長大,同時因為隸屬於詩班的關係,已經參加過數不清的告別式了,對教會告別式的儀式乃至於長老教會用台語進行的禮拜流程都非常熟悉。

 

但不管參加過多少場告別式,一個原本熟悉的人,特別是汪Sir還算年輕、而且一直給人健康感覺;參加這樣子的告別式,還是不免唏噓。

 

在程序單的最後一頁有汪Sir的故人略歷,今天是由他的女兒朗讀的。我在閱讀的過程中赫然發現,汪Sir是1961年出生的,今年55歲;想起24年前我父親過世也是55歲左右。

 

更巧合的是,汪Sir過世是在10月23日,而我父親正是在24年前的10月23日離開人世的。

 

我已經不記得我父親的告別式是幾月幾日了,應該也是在11月。當年27歲的我就如同現在汪Sir的兒子女兒一樣,年紀輕輕就必須要坐在教會第一排告別式的家屬列,那真是一個悲傷的告別式,一如今天的一樣。

 

故人略歷上寫著汪Sir「才思敏捷、學養深厚,對文學、藝術、音樂、詩歌、書法均鑽研涉獵......喜愛運動......除了登山健行之外,也常騎單車走訪新店烏來、北宜與濱海......」。我的父親也是學養深厚並且深諳書法,同樣喜愛運動,早年喜歡打網球,後來迷上高爾夫球。

 

汪Sir兩年前例行健康檢查發覺罹患大腸癌,我父親同樣是在例行健康檢查發覺得到肺癌。汪Sir在今年八月請病假暫停工作,到10月23日不敵癌症及化療的副作用而離世。我父親當年是7月癌細胞蔓延擴散,差不多也是八月住院,一直到當年10月23日過世。

 

故人略歷最後一段寫道汪Sir「嚴以律己、恪盡職守;私底下幽默感性、開朗真誠。」這的確是我認識的汪Sir的寫照。Again,我父親也是如此。做事認真負責、但又非常的風趣幽默,在家裡常常逗得我媽媽還有我們三兄妹笑開懷。

 

汪Sir很幸運的,在統一及星巴克找到很適合他發揮的工作。台灣目前許多7-11的門市,乃至於台灣及上海的多間星巴克門市,都是他留下來的實體成績。走訪許多星巴克門市,都會想起當年在星巴克任職時,和他針對一些預定點的討論。到底可以開還是不可以開?我這個學財務的人在乎的是成本的控管,預估的營業額,損益兩平點的計算等等;但建築系出身又愛好藝術的汪Sir,在意的是建構一間又一間漂亮典雅、充滿咖啡氛圍、符合星巴克品牌精神,讓員工驕傲又讓消費者喜愛的門市。

 

我的爸爸呢?幸好他留下許多書法,我們每個子女都可以有一幅裱框懸掛在家中。這是他留給我們的有形資產,也讓我們可以藉此回想懷念他。

 

最後,故人略歷提到汪Sir「一生短暫而精彩......」。55歲,究竟算長還是算短?對愛他們的家人來說,當然是太短了。但我太瞭解癌症及化療的折磨,過世雖讓人不捨,但病人能得到解脫,其實也讓人安心。想想17世紀末的巴黎居民,平均壽命約23歲;英格蘭好一點,當時平均壽命30歲。那麼我們的55歲,相對也就沒有那麼短了。汪Sir過世前受洗成為基督徒,我父親也是基督徒。聖經彼得後書3章8節說:「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那麼人世間的差3年5年、多活30年50年,相較於死後天堂的永恆,又有什麼差別呢?

 

我曾經想過,我的父親55歲過世,我的祖父也差不多這個年齡過世,所以身為第三代的我,55歲是不是一個關卡?我能不能活過55歲呢?結果沒想到36歲我就得了癌症,差一點提早個快20年畢業。所以現階段我已經不思考55歲的關卡,從36歲以後,我的年歲都是上帝讓我多活的,都是多賺到的時間。

 

是說汪Sir跟我父親,如我之前10月25日的PO文所寫,用現在的流行語,都是「瀟灑轉身」。這兩個瀟灑飄丿的中壯年,在這個年紀離世,留給我們的記憶、印象,永遠是壯年成熟穩重的瀟灑好看模樣。我媽媽經常抱怨說,爸爸過世的那麼早,墳墓上的照片那麼年輕,將來她如果過世,墓碑上用張七老八十的照片也太吃虧,一定也要用五十幾歲時的照片。但這點汪Sir就更瀟灑乾脆並且顧念到妻子,汪Sir選擇海葬,骨灰灑進太平洋裡,沒有墓碑上面沒有照片,但讓家人只要看到海洋就可以思念他那瀟灑的模樣。

 

感謝上帝讓汪Sir脫離世上的病痛折磨,感謝主讓他在過世前能感受到人的軟弱與有限,體會到上帝的大能與無限,最後受洗成為基督徒。汪Sir在天上肯定依然瀟灑,也懇求上帝照顧保守他在地上的家人,直到再相見。

 
 
汪Sir在超商及星巴克,都留下許多很棒的作品
 
這是我父親留給我的作品,現在就掛在我家牆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