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徵兆、任何消息、任何預告,突然之間得知汪Sir 兩天前過世的消息,一時之間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在星巴克工作已經是12年以前的事情了,對於星巴克的人、事、物雖然不至於陌生,但開始感覺有點遙遠了。汪Sir 的突然過世,讓我不由自主的回到當年在星巴克上班的日子。那是一段快樂的時光,Starbucks是一個人人都愛超棒的品牌,上班的時間多半是開心的。而這當中,汪Sir 是一個很容易被注意到不一樣的存在。

 

第一、他留鬍子。不是很長,但是對於臉上長不出半根鬍子,從來不需要使用刮鬍刀的我來說,留鬍子的汪Sir 好Man好帥。 (但是抱歉,手邊找不到汪Sir 留鬍子的照片,主照是2002年我們去上海跟杭州訪店時拍的,那時候他還沒開始留鬍子)

第二、他熱愛他的工作。汪Sir 負責台灣星巴克的展店、店鋪設計等等。將門市弄得漂漂亮亮有氣質有創意符合品牌形象是他的最愛跟他的堅持。而當時星巴克正是展店的起飛期,在台灣門市一家一家開;汪Sir 將他的藝術專業灌注在每一家新開的星巴克門市上,每一家門市都是他的心血他的寶貝。

第三、他所散發那股藝術家的氣質。不是因為鬍子的關係,也包括他的工作內容,還有工作時不輕易妥協追求完美的藝術家脾氣。汪Sir 大概是全公司一級主管中唯一敢跟總經理據理力爭(這是吵架的委婉說法)擇善固執堅持不讓步的人。

 

汪Sir 後來轉往上海星巴克任職,同樣的,將他對星巴克門市環境的高標準要求帶到上海市場。然後他返回台灣,後來轉往統一超商負責7-11門市的開店開發。一直到今年年中請病假後來過世為止。

 

我不禁思想,如果汪Sir 沒有轉往超商,留在星巴克,比較輕鬆更具藝術氣息更能夠發揮他藝術堅持的環境,是不是對他身心都會比較好一點?或許就不會在兩年前罹患大腸癌。

我不禁思想,如果汪Sir 個性沒有這麼的要求完美,是不是就不會累積那麼多身心的壓力而得到癌症這種跟心理壓力其實非常有關的疾病?

我不禁思想,如果汪Sir 不是這麼拘謹不願意麻煩別人,願意多詢問一些意見(例如我這個癌症老病號的意見),會不會在治療上有不同的選擇,而導致有不同的結果?

我不禁思想,如果汪Sir 不是那麼好強那麼有毅力,不要接受漫長的化療,那麼他的生命是不是反而可以活得更長久一些?不會因為身體虛弱肺炎感染而過世。

 

汪Sir 的年紀跟我差不多大,這樣的遽然過世,對於家人對於親友同事來說,都是難以想像難以接受的。但是回想起汪Sir 一貫的瀟灑模樣,他的講話他的行為舉止,這一切其實也就是汪Sir 啊!不求別人、不願意麻煩他人、一切靠自己,不讓人知道他生病,工作到最後實在撐不下了才終於請假,但還是隱瞞病情不告知他人不麻煩他人。最後,就像他常常自己一個人夜晚出門踩著腳踏車夜騎一樣,汪Sir 前天瀟灑轉身,一個人踩著單車消失在夜色中,只是,這次他騎得比較遠,我們可能會有比較長一段時間看不見他了。

 

So Long My Friend,一直說要約一起騎車,但一直沒約成。現在你先行出發,我......不想說隨後就到,但......遲早會趕上的。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