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比賽常有時差的關係,三更半夜播報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我儘量調整自己的作息,早點睡或播完球回來補眠,讓自己在播報過程中保持最佳(清醒?)的狀況。

 

但是,長時間播下來,疲倦感、精神難以集中的情況還是免不了。曾經出現播報中呵欠連連完全停不下來,一分鐘連打十來個呵欠幾乎講不了話的情況;當然疲倦想睡到幾乎睜不開眼睛,甚至短暫失神的情況也經常會遇到。

 

但今天,又昇華到下一個境界了。

 

 

昨天晚上11點開始到今天凌晨,我到電視台轉播羅馬網球大師賽 (Rome Masters)。先是接手錢定遠主播播到一半的西班牙蠻牛Nadal對澳洲小將Nick Kyrgios的比賽。網路上有觀眾抱怨說怎麼播到一半換主播?拜託,錢主播從傍晚6點播到11點連續5個小時,夠久了,總該換手讓他回去睡覺吧!網球比賽沒有固定時間的,如果一定要一場比賽播完才換人接手,那就不知道要播到幾點了。後來Nadal真的打滿三盤才辛苦獲勝,如果要等到播完,那真的我們兩人都要等很久。所以時間到準時換人是個比較好的選擇,雖然錢Sir的聲音也太好聽(當年中廣訓練出來的),接在他後面播立刻凸顯本人的破鑼嗓很吃虧就是了。

 

Nadal的比賽播完後切換到第二種子Andy Murray跟法國選手Jeremy Chardy的比賽,這也沒問題。但是這場打完之後隔了一陣子開始進行的第三場比賽,世界排名第一的球王Novak Djokovic出戰巴西球員Thomaz Bellucci的比賽,時間已經來到半夜兩點左右,經過三個多小時播報,我的精神開始不濟,而偏偏這場比賽非種子的Bellucci一開始超神勇,跟球王很激烈的打滿三盤。

 

我在比賽播報過程當中遇到睡意處理的三個主要方式是:拉筋、甩手、吃東西。喝咖啡或喝茶是一定會的,但必須注意這麼漫長的比賽咖啡跟茶不能喝太過,一方面比賽中跑廁所麻煩,一方面也怕出現心悸的情況。我還試過邊高抬腿踏步邊播球,但後來老先生我比在電視上比賽的球員還喘所以這招不再用。

 

但今天甩手在第一場Nadal的比賽就甩了50分鐘,再甩下去可能肩膀手臂要脫臼分離了。拉筋在第二場Murray的比賽也已經全身能拉能轉的部分都扭轉到極限了。吃東西呢?蘇打餅乾,check! 香蕉,check! 巧克力,Check! 喉糖,check! 意思是能吃都吃能喝都喝了,但無情的睡意還是持續來襲,攻擊我到連拿起桌上剩餘的餅乾撕開包裝放進嘴裡的精神都沒有,隨著Djokovic跟Bellucci兩個人在底線將黃色的網球在紅土的場地上不斷的砰過來砰過去,我的眼皮也越來越重越來越往下掉,而我這超級眼睛小的人,眼皮只要往下掉1公分就甚麼都看不到了!突然聽到觀眾的掌聲,趕緊張開眼看比數然後心虛的說:「哇!這球打得漂亮,Djokovic拿下這分現在來到30比15。」但其實,我剛剛甚麼都沒有看到啊!眼睛一瞇就錯過了。

 

用手猛按自己虎口的穴道想讓自己清醒,但不知道是不是太健康還是睡意讓神經系統遲鈍了,按了半天也不太痛;然後Djokovic跟Bellucci兩人又開始砰過來又砰過去,砰過來又砰過去,砰過來又砰過去……砰過來又砰過去……。

 

突然間耳機又響起滿場的掌聲,甚麼?剛剛發生了甚麼事情?

 

「真是一場精彩的比賽,Djokovic克服第一盤的劣勢,慢慢找到自己的擊球手感了,這場比賽還有得看……。」(因為看到慢動作重播Djokovic又贏了一分,所以這樣說。)

 

然後兩個人的底線大戰繼續進行。

 

砰過來,砰過去。

 

砰過來,砰過去。

 

砰過來,砰過去。

 

 

我依稀覺得自己說了一些話,但我到底說了甚麼呢?好像隔著牆壁在隔壁房間,我聽不清楚。

 

然後突然間,我清楚的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出五個字:

 

「門市的夥伴」!

 

 

我突然驚恐的完全清醒過來!

完完全全的清醒,連全身的寒毛都醒過來根根豎立起來!

 

瞎密?我為什麼突然說出這五個字?

 

 

「門市的夥伴」?

 

 

我腦袋飛快的轉著,為什麼?發生甚麼事?我要怎麼接?三更半夜有人聽到嗎?

 

重點是,「門市的夥伴」是哪裡殺出來的奇怪片語啊?

 

 

我以前是星巴克總部的員工有四年之久的時間,我們對門市的工作人員一概以夥伴相稱,所以這樣的詞語肯定是跟星巴克有關。我回想到當天上午的確是到星巴克在內湖新開不久的陽光門市吃早餐看書消磨時間(我好悠閒啊!但或許應該利用這段時間多睡覺,半夜就不會這樣子出糗……),所以,意思是,我睡著不打緊,而且我作夢,夢到跟上午星巴克有關的事情(雖然我完全不記得有甚麼夢境故事),然後……我在播報中說出夢話!!!

 

 

天啊!這實在太不專業了吧!大陸之前出現過在播報中睡著打呼的足球主播,但在播報中說夢話,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夢話!

 

「門市的夥伴」?

 

我完全想不出來這句話該怎麼圓下去?

 

 

「有本事的反拍」?

但我睡著了(做夢了)甚麼都沒看到,剛剛那球是正拍反拍根本不知道啊!

 

「沒事的球拍」?

但看起來根本沒人摔球拍,球拍當然沒事啊!

 

「有人試了火把」?

羅馬當地入夜天色暗了是沒錯,但沒有人拿火把出來啊!

 

「悶死了的裁判」?

可裁判沒犯甚麼錯,現場戶外場地通風也很好啊!

 

換英文試試;「Men’s Quarter-Final」

好像有像,但這場比賽明明就是16強而不是8強(Quarter-Final)的比賽啊!

 

 

這句莫名其妙冒出的「門市的夥伴」!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最後選擇了(也只能如此選擇)我最擅長的方式,逃避、裝沒事、假裝沒有發生過。Again,跟上次播報悲劇Part I 一樣的做法。(http://cschan10583.pixnet.net/blog/post/445831070

 

 

「門市的夥伴」?

 

在經過好一段安靜(但其實比賽還在進行中)之後,假裝沒發生過,繼續播比賽。「所以Djokovic再度破了對方的發球局,這場比賽成為平手,要靠第三盤來決勝負……」

 

這場比賽的後段我再也沒有半點睡意,百分之百清醒的播到比賽結束,Djokovic三盤獲勝,衛星訊號收播。

 

今天上午我打電話給球賽的執行製作,老先生我自首發生了這樣的狀況,然後懇求他在重播前將那一段找出來把中文播報消音。希望,昨天晚上沒有甚麼人認真的熬夜看(聽)球。這段讓我嚇出一身冷汗的播報驚魂經驗也再也不會讓任何人聽到。

 

 

是說,看起來我真的很愛我的老東家星巴克就是了!

 

 

這是今天吃的早餐,門市夥伴服務很好啊! 但還是不記得我是夢到甚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憋著笑,快內傷..
  • Andy哥
    你也太可愛了吧!我想應該消了音.但怎還在網路上告訴我們實情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