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標題可能會讓人誤會了,其實現在算是很久沒有打仗的承平時期,對於戰爭時理所當然的為國捐軀戰死沙場狀況我們慢慢變得陌生。
 
但如果概念轉換將戰場變成職場,軍隊行伍變成公司與同事,現代上班族企業戰士不是為了國家民族,不是為了全人類的公平正義,而只是為了公司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沒完沒了的營運目標達成、為了養家活口混口飯吃的那張薪水條,那麼這樣子的戰死職場,為公司為工作捐軀,是不是瞬間變得無聊可悲?
 
昨天聽到消息,一個前公司的前同事因為癌症過世。我自己是癌症患者,前一陣子我知道這位年輕同事罹癌的消息,我撥了通電話給他,告訴他我的經驗跟想法,跟他說有任何問題可以跟我聯絡;他回答說:「好的,謝謝安迪哥。」
 
這是我們兩個最後一次對話。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位40歲不到的青壯年就不治辭世。
 
不想討論他的治療方向或西醫療法對不對,因為我也知道得不夠多。後續沒有繼續跟他聯繫是我的錯,關懷不夠。
 
可是誰對他有足夠的關懷?昨天很多前同事異口同聲的一片驚訝惋惜不捨,但其實,在他發病請假到留職停薪沒有來上班之後,大家從一開始的驚訝同情不捨,很快的就轉為淡忘;各人都回復到企業無盡的壓力循環中,為自己的工作及家庭筋疲力盡,還有多少人會常常想起這位在職涯戰場上一起奮戰到倒地的同事?
 
前公司的業務單位一直都是軍事化的管理模式,早期的主管留下來的文化,業務弟兄就像軍隊一樣,狠命的操,不操不成器。每次到了展示會接單的期間,沒日沒夜的接待客戶收單統計輸入資料開會檢討,因為大家都是同一個單位的弟兄,所以熬夜加班一個都不准走,連續幾個禮拜都是半夜以後才回家,連週末都要來加班是習以為常的事情。陪經銷商應酬時更是酒到杯乾來者不能拒;就這樣長時間的工作,三個月一次永遠沒完沒了業績收單壓力,菸酒對身體的摧殘,到最後,就算年輕人也不見得耐得住。
 
這位同事癌症病發前持續不斷的日夜加班飲食失調,工作壓力也很可能是生病的成因,當然,我們都可以說,這是上班族自己的選擇,你也可以辭職啊?沒有人逼你繼續做啊!但年輕人就是心力交瘁,還是相信自己的體能,相信自己能夠渡過,為了不錯的薪水跟獎金,為了買房買車,再撐一季吧!再撐一年吧!就這樣,到最後面臨難以挽回的病情。
 
在美國,類似的情況可能導致訴訟,家屬或者會控告公司要為死者的健康狀況出問題而負責。但在台灣,「過勞死/過勞病」似乎是上班族的原罪,領這份薪水你就活該要負擔的風險。到最後,公司的主管帶領同事過來捻個香包個白包,然後大家趕回公司繼續加班繼續拼。上班族只是企業的零組件螺絲釘,這個零件出問題,舊的拆下換個新的,然後企業機器繼續運轉。連年努力運轉得到的業績成長、各種行銷指標績效提升永遠是老闆的英明領導,但過程中付出的代價就是消耗的零組件 – 你我這些小職員青春歲月,甚至生命。
 
其實不只小職員啦!這幾年大公司高階主管CEO總裁等等過勞死英年早逝的新聞例子太多太多了,但這些人可能創辦這個企業、家族擁有這家公司,對他們來說,這個企業是他們一生心血的結晶,或許他們甚至願意用生命去澆灌它(雖然,我還是有點懷疑,很多人罹病後的感想也是覺得不划算啊!)。
 
但相對於這些大老闆,這些賣命的小職員莫名其妙的戰死沙場所為何來?在家裡他們是不可或缺的兒子、女兒、父親或母親,但是在職場上,他們永遠可以被取代。我們為了可以被取代的事情拼死拼活,卻因此忽略了不可被取代的責任及義務,到最後為國家/企業捐軀從此無法挽回,留下永遠哀傷的家人,以及淡淡哀傷但遲早會忘懷的朋友同事。
 
為工作戰死沙場,為公司捐軀,無聊又可悲。讓我們好好弄清楚生命中的優先順序,好好照顧自己,希望英年早逝的事情能夠不要再發生在我們的身週。
 
Jeffery, RI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的頭像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愛運動但跑不動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
  • 過了三年後, 阿迪的業務依然是如此, 又有誰從這事學到任何一點經驗呢.